特卖成为唯品会的唯一抓手

时间:2020-04-10 13:04:39来源:随缘客  阅读:(139)收藏复制地址
转载:

  曾经作为唯品会“三驾马车”的电商、金融、物流,随着剥离品骏快递,“唯品花”等金融产品被停用,特卖成为唯品会的唯一抓手。但是自2015年开始 ,营收增速已经逐年下滑。

  正如科技评论人闫跃龙的观点,对唯品会来说,回归特卖是一把双刃剑。唯品会专注特卖能够做深做透,不过,将失去成为综合型电商的机会,也难以实现收入的多元化。

  唯品会的未来发展之路还有多少想象力?

  三驾马车“失衡”

  近日,唯品会公布了其2019年四季度及全年业绩报告,报告显示,公司2019年全年取得营业收入929.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0%;Non-GAAP下归属于普通股股东净利润50.1亿元人民币,净利润率为5.4%。

  唯品会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沈亚表示,净利润大幅增长主要归结于2019年11月唯品会终止旗下自营快递品骏的快递业务,并委托顺丰提供配送服务。终止品骏快递配送业务,唯品会重资产和人员方面的支出有所下降,利润会提升。

  唯品会2008年成立。2012年3月,唯品会登陆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唯品会曾试图成为一家综合电商。早在2014年,唯品会出资1.125亿美元收购乐蜂网75%的股份。通过收购乐蜂网股份,唯品会尝试拓展美妆品类。此外,唯品会还发展了金融产品。

  2019年8月,乐蜂网在微信公众号发布“停更通知”。通知显示,由于公司业务调整,乐蜂网(包括PC端及APP端)将在2019年9月18日停止运营。乐蜂网宣布关停,“美妆版唯品会”黯然离场。

  在2017年时,唯品会CFO杨东皓曾表示,未来唯品会将会形成电商、金融、物流的“三驾马车”。

  但这三驾马车中的物流与金融开始出现了问题。

  2019年11月,唯品会宣布与顺丰达成业务合作,唯品会终止旗下自营物流业务品骏快递,并委托顺丰提供配送服务。剥离品骏快递,让唯品会的“三驾马车”战略开始“失衡”。

  2013年12月,唯品会成立品骏快递,对标京东、苏宁等巨头的自营物流体系的意味明显。成立以来,品骏快递承担了唯品会80%以上的快递配送。品骏快递已经实现连续23个季度盈利,预计2019年,品骏快递营业收入将超过100亿元。

  但“剥离”成了品骏快递最终的命运。

  而唯品会金融业务也充满波折。2019年“双11”前夕,不少用户曾反映唯品花已经被停用。2019年以来,唯品会被曝出金融部门裁员减人,相关金融产品也陷入“停用风波”。

  在2018年7月7日的年中战略会上,唯品会董事长兼CEO沈亚表示:“唯品会回归‘特卖’战略,要做自己擅长的事。”

  在宣布重回“特卖”战略的同时,唯品会也开启了线下渠道的布局。2019年7月10日,唯品会收购杉杉商业交易价格为29亿元。杉杉商业目前运营着5个奥特莱斯广场,还有5个在规划建设中,与唯品会“线上奥特莱斯”进行互补。唯品会的线下渠道矩阵还包括唯品会线下店和唯品仓两类。

  在财报电话会议中,沈亚表示,线下对于公司很重要,但现在还处于试点摸索阶段,包括与杉杉是刚开始合作,线下店也是在前期摸索。

  如何使线下门店成为唯品会新的收入增长点?如何进一步做强特卖业务,在竞争中赢得优势?《商学院》记者向唯品会方面发送了采访函,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增长之“困”

  近几年,唯品会营收增速呈逐年下行的趋势。2019年唯品会全年净营收同比增长10%。2015年至2018年,该项增速分别为73.8%、40.8%、28.8%和15.9%,均高于2019年的增速。

  “流量红利见底,增大了用户拉新的难度。而相比京东与天猫等全品类平台,作为一个垂直特卖平台,唯品会用户群比较有限。唯品会也曾提出向社交电商转型,虽然拿到了微信入口,但仍然是用传统的方式在做,拉新效果并不明显。”闫跃龙说。

  在电商业务上,唯品会退回到了特卖的老路,基本放弃了之前的扩张路线。闫跃龙认为,平台电商才更有机会做大,而特卖电商只能让唯品会做一个小而美的垂直电商,甚至很难跳出服饰的品类。比较京东和唯品会在2019年第四季度的表现,因为服饰的利润更好,唯品会的毛利率为23.9%,高出京东14.1%的毛利率近一倍。但是,在营收上,唯品会因为品类单一,增长只有12.4%,而京东则为26.6%。

  “总体来说,唯品会回归特卖有利亦有弊。一方面,转型综合电商受挫后,回归到自己所擅长的业务,也不失为一种选择。另一方面,相比综合型平台,特卖业务难以做成超大规模,增长空间会比较有限。”闫跃龙说。

  “瘦身”回归后的唯品会将直面特卖战场上的诸强之争。“彼时,唯品会是特卖模式的开创者。而目前,京东、阿里、拼多多均已布局特卖业务。此外,许多社交电商也在做特卖,其中一些平台通过达人带货取得显著的效果。特卖赛道上入局者众多,唯品会将面临一定挑战。”闫跃龙说。

  折戟理财江湖

  电商平台发展金融板块已有成熟案例,但是唯品会的金融梦却不通畅。

  据了解,2013年7月,唯品会成立金融事业部,布局互联网金融。2017年5月,唯品会宣布分拆互联网金融业务,形成由电商、金融和物流三大板块组成的战略矩阵。

  截至目前,唯品会已经拥有商业保理、小额贷款、第三方支付、保险经纪、融资租赁等多张牌照。

  不过,唯品会的金融路依旧坎坷不断——理财产品“屡战屡败”乃至“全军覆没”;2018年10月宣布携手台湾富邦华一银行拟共同发起设立消费金融公司“四川省唯品会富邦消费金融有限公司”,之后再无进展;唯品金融分期购板更像导流工具;唯品信用分“失踪”……

  在黑猫投诉、聚投诉等投诉平台上,存在着大量关于唯品花无故被停用的投诉。唯品金融理财业务已停止开通账户;连唯品金融的借贷产品“唯品花取现”,也已经出现了资金方调整……

  《商学院》记者就多项业务出现调整等问题向唯品金融致电、发函、发送短信问询。截止发稿,未得到回复。

  不过,《商学院》记者从唯品金融客服了解到,唯品花“停用风波”来自于资金方的“整体资金调整”,而且资金方匹配到南京银行(7.570, 0.01, 0.13%)的用户可以正常使用唯品花,匹配到富民银行的大部分用户则无法进行使用。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手握多张牌照,唯品金融的金融路却算不上坦途。不仅拟成立的消费金融公司无进展,上线的理财产品也“全军覆没”,其唯品信用分也已经“失踪”。

  另据唯品会2017年披露的唯品金融数据,2015年至2017年,唯品金融净收入占集团净收入分别为0.15%、0.2%、0.34%。同时,2017年,唯品会金融业务的应收账款计入应收账款无法收回的拨备为1.22亿元,占同期净收入的48.8%。

  而此后,唯品会财报没有单独披露互联网金融业务,只是将它归到其他收入当中。

  文渊智库创始人王超指出,唯品金融的经营遇到了很大的瓶颈,这相当于放弃了大部分金融业务,甘当流量通道。而唯品金融对于唯品会来说,属于鸡肋。

  业务调整

  值得注意的是,《商学院》记者发现,不仅唯品花面临着业务调整,唯品金融的理财产品、借贷产品“唯品花取现”也已出现了调整。

  理财业务方面,唯品金融已经发布暂停开户通知,指出“由于平台业务调整,2019年6月25日10:00起无法开通理财账户。”据此,唯品金融的理财产品唯品宝、嘉实货币A被迫“下线”。

  据了解,这已经不是唯品金融第一次在理财业务上“栽跟头”了。

  此前,唯品金融理财产品包括“唯安盈”“唯多利”“唯品宝”等。早在2016年5月,据多家媒体报道,其P2P产品“唯安盈”上线不到一个月就被下线。随后,“唯多利”也不见踪影。时至今日,连“唯品宝”也折戟理财江湖。

  “唯品花取现”方面,《商学院》记者注意到,借贷页面显示“此服务由南京银行提供”。《借贷合同》显示,借款人同意向南京银行、上海唯品会小额贷款公司申请并由上述两方共同向借款人提供个人消费贷款。

  而此前为借款用户提供“唯品花取现”服务的机构、《个人信用额度贷款合同》中的贷款人,均为马上消费金融。《商学院》记者就此向马上消费金融方面发送采访函核实,但并未得到回复。

  唯品花客服告诉《商学院》记者,在唯品花取现业务中,“放款的话这边都是有南京银行或者是富民银行进行的。”至于马上消费金融是否不再为唯品花资金方,对方表示,“这边的话,暂时还没有收到相应的通知,只是说这边的话还在调整当中,确定的(资金方)银行就是南京和富民。”

  文渊智库创始人王超指出,唯品花这种产品一旦停用,很难再重启。唯品花本来是学习花呗、白条等电商平台延伸的消费金融产品,电商拥有流量和用户,引导用户到自家平台的消费金融。不过金融业务靠得是用户的信任,一旦这种信任链条被打破,是很难再重新接续,哪怕再低的利率,都很难吸引到客户。

  同时,王超认为电商平台介入金融,从阿里到京东,都取得了不错的成就。唯品会作为一家市值百亿美元左右的公司,依托电商平台开展金融业务,是有想法的表现。

  “不过专业的人来做专业的事,唯品金融的消费金融和小额贷款,都遭遇了巨大问题,从原本的自营或者合作,现在仅仅是一个流量通道。唯品金融的经营遇到了很大的瓶颈,这相当于放弃了大部分金融业务,甘当流量通道。”王超补充道。

  唯品金融成鸡肋?

  《商学院》记者就理财产品“全军覆没”,消费金融公司进展,分期购业务成导流工具,唯品会信用分“失踪”等问题向唯品金融方面发送采访函,不过截至发稿,并未获得回复。

  据了解,唯品会曾在2017年财报中披露唯品金融财务数据,2015年至2017年,唯品金融净收入分别为0.62亿元、1.15亿元、2.5亿元。而同期的唯品会净收入总额分别402.03亿元、565.91亿元、729.12亿元。由此可以计算,2015年至2017年,唯品金融净收入占比分别为0.15%、0.2%、0.34%。

  一方面是唯品金融占集团净营收比重非常小,另一方面却是金融风险不减。据财务数据,2016年唯品会消费理财业务的应收账款计入应收账款无法收回的拨备为4360万元,而2017年该数据增长为1.22亿元(1870万美元)——拨备坏账占当期净收入的48.8%,几乎覆盖唯品金融营收的“半壁江山”。

 从政策风险来说,唯品金融基本还碰触不到监管红线,因为他是一家小公司,跟系统性金融风险无关。比较大的风险恐怕就是政府对于小贷公司十倍杠杆率的控制和限制消费信贷ABS发行的问题。

  “但2017年政府还没有严格控制的时候,唯品金融已经出现大问题,所以唯品金融在还没触碰到政策底线的时候,就自己遭遇了金融控制风险。”唯品金融对于唯品会来说,属于鸡肋。金融如果运营得当,会成为漂亮的资产,可以吃“十节甘蔗”,从头吃到尾。唯品金融没有运营好,造成其大量亏损,最后不得不实质上放弃,十分可惜。

  目前来看,唯品会已经终止旗下品骏快递,金融业务也面临挑战。对比来看,阿里和京东的金融和物流都已经快速成长起来。


标签:

热门排行

猜你喜欢

热门标签最新品牌折扣

    扫描二维码打开

    周一至周六

    9:00-22:00                  

      湘ICP备14017715号  Copyright ©2014-2020Waanwang.com 随缘客特卖网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